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
当前位置:孕妇网 > 备孕 > 同房受孕

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穿书后徒弟破了我的无情道

时间:2021-07-22 作者:allnew 来源:孕妇网
标签:
哀鸣声响彻云霄。 江以宁实在看不下去,走上前道:“你跟一只鸟,计较什么?它得罪你了?” 女子听到人的声音,被吓了一跳。 停下了手中...

   哀鸣声响彻云霄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实在看不下去,走上前道:“你跟一只鸟,计较什么?它得罪你了?”

        女子听到人的声音,被吓了一跳。

        停下了手中的动静。

        抬眸看清了站在眼前的人是个陌生人,马上放松了警惕。

        高傲的瞥了眼江以宁,说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敢管我的事,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请问你是谁?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淡声问。

        女子冷哼了声,说:“我是莫桑王的表妹,赛娜公主。”

        原来是位公主。

        难怪那么臭屁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说,“公主不都是慈悲心肠吗?为什么对一只鸟,下那么狠的手?”

        “它活该!我花了那么大精力饲养它,就是想让它表演给我表哥看的!谁知道,真正表演的那一天,它却罢工!我扒光它的毛,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。”赛娜说着,目露凶光,又要回去教训那只白孔雀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上前一步,拦住了她的去路:“畜生跟人不一样,听不懂人话。再说了,但凡有点常识的人,都知道雄孔雀只有向雌孔雀求偶的时候,才会开屏跳舞。你能指望它跟人一样,通人性吗?”

        赛娜才不管这些呢,“你给我让开!”

        “我若是不让呢?”江以宁站着一动不动。

        “那我连你一起收拾了!”

        赛娜说着,要动手打人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阻止了她的举动。

        “果然,有些畜生,就是听不懂人话。真的要好好教训一番才行。”

        “你敢骂我是畜生?”

        赛娜这才明白,她刚才在说自己!

        愈发气恼。

        “你要对号入座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摆出无辜的模样。

        赛娜气的抓狂,挣扎着想要教训江以宁。

        可不管她怎么用力。

        都无法动江以宁半分。

        反倒折腾了那么久,累的自己气喘吁吁的。

        而江以宁看着白孔雀逃得没影了,这才松开了手。

        “赛娜公主,刚才冒犯您了,现在,我跟你赔礼道歉。大清早的,还是别动气的好。”说着,江以宁转身要走。

        赛娜紧追不舍,想要继续找她麻烦。

        可追了没多远……

        她便觉得浑身痒痒,只好停下了脚步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眼底滑过一抹笑意,加开了步伐。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江以宁回到住所。


 

        阿蛮走上来,说:“少奶奶,你这么早,去哪儿了?”

        “我去散心了。”江以宁淡声回答,丝毫没把赛娜公主的事,放在心上。

        反正对方也不知道她叫什么,更不清楚她的身份。

        她也只在这王宫里,再待两天。

        等赛娜公主,查到她的真实,她早就逃之夭夭了。

        而且……

        她给赛娜下的痒痒药,能让其难受一整个月。

        “少奶奶,我去给你端早餐。”

        “嗯,去吧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点头。

        阿蛮把饭菜端了过来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坐在餐厅里,望着外面的芭蕉树吃饭。

       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——

        莫桑突然带着人,来看望她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赶忙站起来。

        莫桑却摆了摆手,说:“只是来看你一下,用不着紧张。请坐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坐回了位置上。

        莫桑开口问她,昨晚休息的怎样,这里的饭菜是否合胃口等等比较常规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一一回答。

        莫桑目光落在她脸上,话锋一转道:“对了,跟你讲一件趣事。我有个表妹叫赛娜,性格比较娇蛮。今天一早,在花园里,碰到了一个陌生女子。被她莫名其妙的教训了一顿,之后便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浑身痒痒……我已经派了御用医生,给她看病。可似乎没多大作用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抬了抬眼皮,道:“哦?是吗?”

        莫桑笑了笑,“确有其事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佯装苦恼的思考了片刻,说:“可我觉得,普通人应该不会随便教训他人吧?指不定是你表妹,做错了什么事,得罪了对方。人家才会教训她呢?”

        “也许你说的对。可在南夏国,平民冒犯王室,是死罪。”莫桑道,“赛娜说那个女子,不是王室。倘若她真的欺负了赛娜,那她八成要被判处死刑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: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 合着在南夏国,只有王室的命是命,其他人的就不是?

        江以宁摸了摸鼻子,说:“怎样算欺负?王室做错了事,站出来指认纠正,也算欺负吗?”

        “不算。”莫桑给出了肯定的回答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刚想松口气。

        莫桑又道,“但又有谁能证明,赛娜做错了事呢?当时在场的应该只有她和那个平民。你觉得,我是应该相信跟我有血缘关系的表妹的话,还是该相信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平民女子的话?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觉得他应该相信前者。

        可是……

        若真的相信前者,自己就该倒霉了。

        “我觉得,您作为南夏国的国王,应该爱民如子。不应该根据血缘关系,就定是谁的错。”江以宁委婉道。

        莫桑听言,爆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        “江小姐可真有意思。”

        江以宁:呵呵……

        您不是早就知道,是我欺负的赛娜公主。

        所以,大清早的来兴师问罪?

        兜兜转转,说了那么多……

        就是想敲打她。

        莫桑笑够了,停了下来,说:“江小姐,你的医术应该不错。不知道,我表妹身上所患的痒痒症,该怎么缓解?”

       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了。

        江以宁再装傻,也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       起身拿了解药,递到了莫桑的跟前,说:“服用此药,三天就可解除症状。”

        莫桑接过药瓶,把玩了下,道:“多谢。”

        就他的那个女子,医术也很高明。

        所以……

        这次,江以宁戏弄他表妹的事,暂且作罢。

 莫桑离开了偏殿,便去了赛娜住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 此刻——

        赛娜脸上已经挠出了不少血痕。

        可她依然没停下手。

        旁边几位女佣紧紧地跟着她,帮忙抓痒。

        但她们都不敢下重手。

        怕给她抓破皮肤,留下疤痕。

        将来赛娜找她们算账。

        赛娜气的不行,“你们都滚远点!本来就够痒了,还给我挠的更痒痒!”

        女佣们吓得赶紧退到了一旁。

        莫桑轻咳了声,说:“赛娜,你这脾气也该改改了。整天这样乱发火,谁还敢娶你?”

        听到熟悉的声音,赛娜惊喜且委屈的抬眸看向他,说:“表哥,我都这样了,你还凶我……”

        话音落,眼泪啪啪的往下掉。

        莫桑把药拿出来,丢给她说:“我给你找医生配了药,吃完后,应该能缓解你的症状。”

        “真的?”赛娜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       那个女人太邪门了。

        出现的蹊跷,给她下的药也古里古怪的。

        好多御用医生,都无法解开。

        她真是烦死了!

        “当然是真的,你若不信的话,我便拿走。”

上一篇:老师张开腿让我躁 宝贝全部吃下去就不疼了    下一篇:返回列表    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mh123.com/beiyun/tf/62145.html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热门文章